看香蕉视频一直看一直爽

黨群建設, 意識形態工作

借新冠病毒汙名化中國,違背公理不得人心
发布日期:2020-03-24 03:03:22

2020-03-24來源:求是網

面對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多點暴發和擴散蔓延的態勢,各國當務之急是攜起手來共同抗擊疫情。然而,美國一些政客卻處心積慮地將新冠病毒同中國相聯系,不斷對中國搞汙名化。新冠病毒源頭是一個科學問題,需要向科學要結論,目前尚無定論。此時,不擇手段地將病毒甩鍋給中國、把疫情政治化,嚴重違背公理,包藏著不可告人的政治用心。針對這種錯誤言論,世界衛生組織和國際社會紛紛表示,反對將病毒同特定國家和地區相聯系,反對搞汙名化。

“新冠肺炎疫情這一公共衛生問題不應被政治化”

病毒是人類面臨的共同挑戰。將病毒與特定國家相聯系,有悖國際機構指導原則。世界衛生組織始終強調,不能把病毒跟特定的地方、國家和民族、群體、個人聯系起來,甚至不能跟特定的動物聯系起來。而且,世界衛生組織已將新冠病毒命名爲“COVID-19”。曆史上,對一些傳染性疾病的命名曾導致汙名化和其他不良後果。正是基于這樣的曆史教訓,世界衛生組織等機構2015年提出對新發現傳染性疾病命名的指導原則,提倡使用中性、一般的術語來命名。美國一些政客企圖將中國抗擊疫情汙名化、向中國推卸責任的做法,並不是不了解上述科學原則,而是故意爲之,不僅有違科學精神,更與全世界攜手抗擊疫情的期待和努力背道而馳。

“避免涉及地域的汙名化語言,它沒有任何益處”。世界衛生組織衛生緊急項目負責人邁克爾·瑞安說,“世界衛生組織的立場非常明確,新冠病毒沒有國界,它影響的對象也不分種族、膚色、貧富,應該避免將病毒同特定群體相聯系”,“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大流行起源于北美,我們沒有稱它爲‘北美流感’。涉及其他病毒時,我們采用同樣的命名方法是非常重要的”。世界衛生組織呼籲所有人“應避免涉及地域的汙名化語言,它沒有任何益處”。新加坡《聯合早報》評論稱,歧視無助于防疫,該文援引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的話表示:“正本溯源,這是緊急公共衛生事件,不是國籍問題,更不是種族問題。”

“個別勢力企圖利用疫情汙名化和孤立中國的做法不得人心”。美國艾奧瓦大學微生物學和免疫學教授斯坦利·珀爾曼指出:“新冠肺炎疫情這一公共衛生問題不應被政治化,新冠病毒究竟源自何處還有待科學考證”。俄羅斯人民友誼大學教授尤裏·塔夫羅夫斯基說,這種“由意識形態偏見和雙重標准引起的‘政治病毒’,比新冠病毒危害更大”。英國首席大臣兼外交大臣拉布表示,“英方堅決反對將疫情政治化,完全贊同中方關于新冠病毒源頭是科學問題、需要聽取科學、專業意見的立場”。巴基斯坦總統阿爾維說:“個別勢力企圖利用疫情汙名化和孤立中國的做法不得人心,不會得逞”。

“將疫情‘政治化’的行爲會使公衆處于更大的風險之中”。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發出警告稱:“国际社会最大的敌人不是新冠病毒本身,而是导致人们对立的污名化”。《今日美国》报评论说,“將疫情‘政治化’的行爲會使公衆處于更大的風險之中”。纽约州众议员牛毓琳表示,这是“在助燃种族主义火焰”,“我们看到这加剧了整个社区的仇外情绪”。意大利研究中國问题的知名学者傅马利说:“突然暴发的新型传染病,攻击的只是身体虚弱的人,但它激发的种族主义却比任何病毒都要恶劣”。耶鲁大学医学院儿科学教授玛丽艾塔·瓦兹格称,“污名化的行为会把疾病和人们的偏见有意无意地联系起来,可能会导致患者不能及时得到救治,导致健康人发生感染”。美国著名中國问题专家、库恩基金会主席罗伯特·库恩认为,用“带有政治色彩的偏见言论”煽动人们的情绪,企图破坏各国共同抗击疫情、维护世界福祉的合作氛围,“维护一国之私利而任由这场流行病在失控中迅速蔓延,将对全球经济造成巨大破坏,到最后只能全球共享‘苦果’”。

“轉向種族主義言論”,實質是在“轉移人們注意力”

疫情防控就像一面鏡子,照出了美國一些政客的做法與全球合作抗疫行動背道而馳,與人道主義精神格格不入。在病毒來源未明的情況下,美國一些政客迫不及待地指責、誣蔑他國,到底是何用心?英國天空新聞網發表評論文章認爲,這種“做法實際上是在轉移‘炮火’”。美國前國務卿希拉裏·克林頓表示:美國領導人“正在轉向種族主義言論,以轉移人們注意力”。

掩飾“美國政府延誤時機,抗擊疫情不力”。《日本時報》刊文稱,“美国政府的失败之处不胜枚举:未能利用早期旅行限制创造的喘息空间;未能认识到危机的严重性;未能向公众传达准确及时的信息;未能发挥镇定和坚定的领导;未能与国际伙伴有效协调……考虑到同样遭受疫情突袭的其他国家应对得更好,美国这份失败清单更加令人沮丧”。《纽约时报》多次发文批评美国政府延误时机,抗击疫情不力。报道称,数周来,美国“一直在尽量将新冠肺炎疫情最小化,嘲笑对于疫情过度担忧的态度,并轻蔑地对待它所带来的风险。除了在过去两个月中否认新型冠状病毒的严重性之外,还讽刺那些认真对待疫情的人,而且还提供了不准确的信息”。哈佛大学全球健康研究所主任阿希什·贾哈说:“浪费两个月时间几乎是灾难性的,我们恰恰这么做了”。《华盛顿邮报》报道称,美国领导人 “显然是为了转移外界的批评,不愿承认被美国国内新冠病毒暴发搞得措手不及”。英國國家學術院院士、劍橋大學社會人類學教授艾倫·麦克法兰撰文指出:“每当人们面对一种危险的新型疾病时,有些人往往会四处寻找替罪羊。过去在西方,人们通常是让少数群体来顶罪。如今,人们则制造出形形色色的阴谋论。然而,这种指责是一种缺乏论证的想象。实际上,由未知的疫情所带来的恐慌、猜测以及种族歧视,往往会让事情适得其反”。《大西洋月刊》刊文说,污名化行径的第一个目的在于让公众相信犯错之人不是美国政府,“但这一目的难以达到,因为我们都看到了灾难性的误判及其后果”;第二个目的则是煽动仇华情绪。

“把別人當替罪羊”。美國政治記者布萊恩·泰勒·科恩說:“本應該領導國家抗擊疫情,現在卻忙著手工編輯演講稿,好讓中國充當替罪羊”。《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紀思道也批評說:“我們自己對新冠病毒的反應很糟糕,我們不應當把別人當替罪羊。”俄新社報道稱,美國一些政客“將是尋找病毒‘民族屬性’的主要受益者”。“疫情剛好契合其主要政治論點,總結起來就是:‘一切都是中國的錯,應當懲罰中國。’”“他們的意圖很好理解:如果一切都是中國的責任,那麽就不會有人指責華盛頓當局防疫不力,全社會的怒火都會轉向北京。”《俄羅斯報》網站刊發評論文章稱,“華盛頓希望以此分散民衆對股市崩盤、股指期貨多次熔斷等國內問題的關注度,美國想借此繼續指責,正是中國造成了美國失業和諸多國內經濟問題”。“美國一些人士希望新冠肺炎疫情重創中國經濟和政治穩定,以此證明中國國家治理體系的脆弱性。然而,美國的願望落空了。通過此次抗‘疫’戰,中國向世界證明了其發展道路和國家治理體系的有效性,這也爲中國在國際舞台贏得了認可與掌聲”。

“中國的行動是對汙名化的響亮回答”

疫情發生以來,特別是在近期全球多個國家相繼暴發疫情後,中國一方面毫不放松、繼續做好自身疫情防控工作,一方面秉承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積極開展對外援助和國際合作,用實際行動彰顯了負責任的大國形象和國際擔當,得到國際社會充分肯定、高度評價和普遍贊譽。

“中國不是用語言而是用成功遏制國內疫情並幫助其他國家抗疫的實際行動來回答”。俄羅斯總統普京表示,“中國政府爲抗擊疫情采取了卓有成效的舉措,不僅控制了國內疫情,也爲保護世界人民健康安全作出了重要貢獻,俄方高度贊賞中國的努力並爲此感到高興。中國向遭受疫情的國家及時伸出援助之手,爲國際社會樹立了良好典範。中國的行動是對個別國家挑釁和汙名化中國的響亮回答”。俄羅斯遠東聯邦大學政治學教授別切裏察在題爲《用人類命運共同體戰勝新冠病毒》的文章中稱,“面對不公平的指責和攻擊,中國不是用語言而是用成功遏制國內疫情並幫助其他國家抗疫的實際行動來回答。幫助他國表明了中國人廣闊的國際視野,是中國對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實際貢獻”。

中國“從源頭上遏制疫情的措施爲世界爭取了時間”。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称赞,中國“从源头上遏制疫情的措施为世界争取了时间,减缓了病毒向世界其他地区传播的速度”。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副总裁兼全球卫生政策中心主任斯蒂芬·莫里森对美国政府提出质问:“中國实施的严厉隔离措施为我们赢得了时间,我们是否利用这段时间做了有益的准备?”以色列共产党政治局委员伊萨姆表示,“我们高度赞赏中國率先向其他国家尤其是重灾国提供的支持和援助,反对个别国家将疫情政治化、利用疫情抹黑中國形象的企图。单打独斗无法战胜疫情,只有团结互助才能渡过难关”。

“能够提供帮助的国家恰恰是中國”。英國國家學術院院士、劍橋大學社會人類學教授艾倫·麦克法兰指出:“作为一名历史学者和人类学家,我相信深入了解一个社会及其文明程度的最好方式之一,是看其应对困难时的态度。在我的认知范围中,没有哪个国家比中國更有能力应对困难”。《华盛顿邮报》网站刊登美国民主党籍众议员刘云平的文章称,“能够提供帮助的国家恰恰是中國”,“美国可以从身处疫情一线的中國医生和科学家身上学到很多东西,也可以与中國合作,获取至关重要的医疗设备和物资”。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在社交网站上提出,“中國的经验是我们获得的最关键数据……他们避免了大范围的感染”。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说:“欧盟处于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的‘震中’,自身亟需防疫物资”,“欧盟对中國在这一时刻提供支持表示高度赞赏、十分感谢。”

“各國同舟共濟,才能最終贏得全球抗疫的勝利”

疫情当前,污名化中國,只会蒙蔽自己的双眼,给病毒可乘之机,助长种族歧视,无益于国际抗疫合作。病毒没有国界,国际合作对战胜疫情至为关键。各国必须用开放合作的态度来解决问题,任何推卸责任的行为都是对世界的不负责。

“種族主義和仇外心理對遏制疫情傳播沒有任何幫助”。美國俄勒岡州波特蘭市西部州立研究中心主任埃裏克·沃德说,“有关反亚裔暴力的报道是与社交媒体和极右翼网站上关于新冠病毒的白人民族主义言论同步增加的”。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众议员凯蒂·波特指出,“種族主義和仇外心理對遏制疫情傳播沒有任何幫助”。南加州大学美国研究学和种族学教授娜塔莉亚·莫利纳表示,“这种将新冠肺炎定位到某些特定的国家的想法,不仅带有种族主义,而且还会妨碍人们控制疾病传播。如果人们不花时间去正确理解看待新冠肺炎,疫情还会继续蔓延”。

“我知道汙名化對公共衛生來說是多麽的危險”。凱薩家庭基金會的高級副總裁兼全球衛生與艾滋病政策主任耶恩·凯茨说:“作为一位在艾滋病领域工作了30年的人,我知道污名化对公共卫生来说是多么的危险,这对新冠疾病来说也是如此。”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表示,“俄方完全赞同不应将病毒标签化,反对将特定国家污名化的企图”。哈佛大学教授、美国前财长萨默斯表示,“将病毒污名化于中國,加剧中美关系的紧张局面,是对中國对此次疫情作出贡献的极大漠视。在全世界疫情肆虐的今天,人类是统一命运共同体,而不是唯我独尊、单枪匹马独自战斗”。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向各国发出呼吁,“当前需要的是审慎而非恐慌,科学而非污名化,真相而非恐惧。”

“希望國際社會展現更多團結”。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利指出,“病毒沒有國籍,也沒有邊界。我們共同面對巨大的威脅,需要全球合作,所有人共同攜手應對。”世界衛生組織衛生緊急項目技術負責人瑪麗亞·範凱爾克霍弗表示,“各國相互支援,人們在抗擊疫情中看到了很多善意,希望國際社會展現更多團結”。16名國際衛生法學家在《柳葉刀》上撰文指出,“基于恐懼、謠傳、種族主義和仇外心理的應對措施,無法將人們從新冠疫情這類突發事件中拯救出來。病毒無國界,以團結互助取代各自爲戰,以同心同德代替自私狹隘,各國同舟共濟,才能最終贏得全球抗疫的勝利”。

當前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靠歧視偏見無法渡過難關,同舟共濟才是正確之舉。那種通過汙名化手段,將疫情政治化、意識形態化的做法,不僅是極其荒謬的,更是非常有害的。疫情對全人類的共同利益福祉造成了嚴重挑戰,世界各國都有責任和義務共同維護全球和地區公共衛生安全。唯有摒棄偏見,攜手合作、共同應對,才能有效抗擊並戰勝疫情,切實維護全世界人民的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